当前位置:首页
>监督工作>视察调研

关于我区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调查报告
发布日期:2021-03-02       字体:[ ]

关于我区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

调查报告

 

区人大常委会课题组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届四中全会报告中强调,要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基础。随着放管服改革的推进,政府部分管理权限下沉到基层,社区社会组织日益成为居民表达诉求、沟通政府的枢纽,成为提供公共服务、完善社区治理机制、推动社区建设、加强基层治理的重要力量。为全面了解和更好推动我区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工作,6月下旬以来,我们走访调研了15家社会组织,并赴宁波市鄞州区、北仑区,诸暨市学习考察先进经验,召开了区级有关部门和乡镇(街道)座谈会,组织开展了人大代表约见活动,对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情况进行了比较全面的调研。现将有关情况报告如下:

一、现状与特色——党建引领下的规范发展和作用发挥

目前,全区共有社区社会组织3630个,其中,农村社区社会组织2610个,城市社区社会组织1020个。主要涉及服务、自治、文体、平安、其他等五个方面。各类社区社会组织在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的引导推进下,为推动基层社会治理发挥了积极作用。

1.党建引领,赋予新动能。突出党建工作在社区社会组织孵化、成长过程中的引领作用,通过夯实组织基础、完善规章制度,实现党组织对社区社会组织的全面规范引导,确保发展方向不偏。一方面,抓组织建设。在区委两新工委和区民政局党组的指导下,组建社会组织综合党委,负责社会组织党建工作的统筹谋划、宏观指导、协调推进和任务落实;街道、社区层面落实属地职责,对社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实现兜底管理。开展摸底调查,做到社区社会组织党建信息底数清、目标明,有序扩大党组织的有效覆盖,确保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正确政治方向。另一方面,抓规范管理。出台《关于大力培育发展社区社会组织的指导意见》,将党建工作作为社区社会组织评估的重要考核标准,并与财政帮扶资金挂钩,激发社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积极性和主动性,实现党的工作全覆盖,确保将所有社会组织纳入组织视野。同时,定期开展督查,用严格的日常管理倒逼社区社会组织规范健康运行。

2.多措并举,培育促发展。注重对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服务,通过多种举措,推动社区社会组织实现新发展。一是完善政策制度。近年来,陆续出台了《关于大力培育发展社会组织加快推进现代社会组织建设的实施意见》《关于推进政府职能向社会组织转移的实施意见》《上虞区社会组织资金监管办法》《绍兴市上虞区社区社会组织备案管理暂行办法》等相关配套政策,修订了社会组织信用评价体系和等级评估标准,完善了社会组织承接政府转移职能和购买服务推荐性目录等,形成了比较健全的政策制度体系。二是搭建服务平台。通过搭建社会组织服务中心、社会组织孵化园、社会组织联合会等枢纽型服务平台,为更多的社区社会组织提供场地、资金、项目和技术支持。目前,已在44个社区成立了社会组织服务中心,291个村(社、居)建立了乡贤参事社等枢纽型、支持型组织,为全区3630个社区社会组织提供了服务平台。在全区45个城市社区成立社会组织孵化园,覆盖率达88%,为900余家社区社会组织提供服务。三是落实培育措施。通过对社区社会组织微公益创投、政府购买服务等措施,培育扶持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激发居民自治热情。自2016年以来,连续五年开展微公益创投项目,涉及微公益创投项目130个,下拨扶持资金280万元,服务人群10万人次,大大激活了社区社会组织的活力,满足群众多样化需求。自2018年起,民政、团委、百官、曹娥等部门单位,累计投入300万元,对低保、养老、收养、青少年服务、社会组织服务中心运行等项目向社会组织购买服务,较好地提高了政府工作的时效性、客观性、真实性。

3.乡贤参与,打造金名片。乡贤文化是上虞的特色文化之一,目前,全区359个村(社、居)已完成正式登记注册乡贤参事社291个,覆盖率约81%,大幅提升社区社会组织参与乡村治理水平,特别是在建设基础设施、帮扶困难群众、调解矛盾纠纷、引领乡风文明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如道墟街道称海村乡贤参事社已累计投入120余万元,用于村道、河道、文化礼堂等基础设施建设,村容村貌发生翻天覆地变化;崧厦街道祝温村乡贤参事社设立“关爱基金”,主要用于帮扶困难群众、大病救助等,截至目前已支出400余万元,受助人员超过2000人次。盖北镇珠海村乡贤刘百兴成立百姓调解室,专为群众排忧解难、化解矛盾,目前已调解各类大小矛盾数百件,其中复杂矛盾35件。此外,还有不少社区社会组织通过评选最美乡贤、发布善行义举榜,宣传乡贤美德等举措,引领乡风文明。

4.公益服务,传递正能量。随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社区社会组织涉及的领域正向社区文化、公益活动、矛盾调解、社区治理等方面拓展。如小越街道倪梁村霓亮爱心志愿服务社两年多来,开展各类爱心活动百余次,受益人群数千人。各村(居)“老娘舅”调解工作室积极参与矛盾化解,三年来有效调解各类矛盾各类纠纷矛盾近万件。曹娥街道德济苑社区立德社会工作服务社积极参与社区治理,参与社区“四方会谈”,在社区党组织的领导下推进老旧小区物业自治管理。特别是今年疫情期间,全区共有300余家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发动志愿者1800余人,提供各类志愿服务72000余次,充分发挥了社区社会组织熟悉社区、服务群众的优势,协助各社区做好防疫宣传、防控排查、信息收集和报送等工作。

二、困难与问题——既有认识不足,又有政策瓶颈,更有自身短板

我区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工作虽已取得一定成绩,但与在建设重要窗口中勇当排头兵、争做优等生的定位对标,与满足群众需求对照,仍有一定差距,存在一些困难和问题,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重视程度有待提高。目前一些部门、乡镇街道对新形势下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意义及功能作用认识不够到位,重视程度不足。一是从区级层面看,缺乏统一的领导、统筹、协调机制。如目前尚未成立相应领导小组,主要依靠民政局一家之力,整体工作推进力度不大。二是从部门、乡镇街道层面看,不少部门及乡镇街道未将社区社会组织作为基层治理的重要力量,习惯于依靠行政力量推进工作,在碰到一些基层社会治理难题时,支持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的思路缺乏、办法缺少、力量缺失,甚至出现与社会组织管理脱钩的情况。三是从村、社区层面看,有些村(居)、社区把社区社会组织定位为管理对象,而不是社区治理的协同力量。个别甚至存在不想发展社区社会组织、不让社区社会组织进村(居)、社区的情况。

2.政策扶持有待加大。一是资金扶持力度不够。2016-2020年的财政预算中对社会组织的扶持资金(含微公益创投项目)平均每年投入72.3万元,而与周边县市区相比(诸暨市每年投入300万元公益创投资金、150万元专项发展基金,越城区、柯桥区每年分别投入160万元、100万元扶持资金),资金扶持力度明显不足。同时,政府购买服务信息公开较少,向社区社会组织购买服务不多,相应扶持政策落实不够到位。二是场地限制矛盾较大。区级层面综合性的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场地狭小,仅有100平方米左右的实际使用面积(诸暨市2000平方米,柯桥1000平方米,越城区新场地1000平方米,新昌县600平方米,嵊州市600平方米),难以满足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发展的需要,急需扩展新场地。同时,全区大部分社区社会组织无办公和活动场地,存在自生自灭现象。三是人才保障尚欠加强。我区社会工作方面专业人才比较缺乏,相关人才待遇保障不够到位。社会工作专业大学生引育较少,可供就业的专项岗位不多。社区专业社工力量不足,知识更新和业务培训欠缺,无法为基层社会治理提供必要智力支持和人才支撑。

3.自身建设有待加强。一是活动开展少。我区社区社会组织的发展带有较强的行政色彩,80%左右的社区社会组织是为应对上级考核而成立。目前,各村(居)、社区的备案社会组织数量虽已达到15个以上。但多数社区社会组织成立之后很少或者从未开展活动,超过一半沦为了“僵尸”组织。二是服务能力弱。大部分社区社会组织在成立初期,凭个人一腔热情、出钱出力开展活动,但往往构成人员单一,缺乏专业指导,各方面事务基本取决于组织负责人的个人能力,组织服务人群、服务内容不明晰,在承接购买服务能力方面较弱,很大程度上限制了社区社会组织的创新性、持续性发展。三是管理机制缺。不少社区社会组织往往基于社区而生,机构规模偏小,组织结构涣散,尚未走出“重准入、轻管理”的传统模式,未建立以规范行为为重心的管理制度,形成准入和日常管理并重的工作机制。

三、对策建议——让社区社会组织在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中能作为、有作为、善作为

1.提高站位,带动社区社会组织“站”起来。一是提高思想认识。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关键在体制创新,核心是人,只有人与人和谐相处,社会才会安定有序,社会治理的重心必须落实到城乡社区,只要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社会治理的基础就实了。社区社会组织扎根于社区,熟悉社情民意,是推动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充分发挥社区社会组织的作用,有利于克服社区“行政化困境”, 实现政府行政管理与社区自治管理的良性互动。为此,我们要充分认识社区社会组织的作用和地位,更加重视社区社会组织的培育发展,更大力度支持和推动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使社区社会组织成为引导城乡居民依法自治、基层民主协商的载体;成为城乡社区治理工作的有力助手;成为城乡社区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桥梁纽带。二是加强组织领导。要让社会组织的地位和作用正真凸显出来,首先各级党委政府要高度重视、加强领导、大力推动。为此,建议区政府成立相应工作领导小组,定期召开联席会议,统筹推进各项任务,协调解决重大问题。相关职能部门要按照各自职责分工,各司其职抓好各项任务的有效推进,为加强和改进社会组织建设管理,促进社会组织健康发展提供支持。乡镇(街道)要落实属地管理责任,依托“基层治理四平台”,建立社区社会组织服务平台,做好社区社会组织培育和管理工作。村(居)民委员会要密切联系社区社会组织,依托党群服务中心等场所,支持和指导社区社会组织开展活动,为社区社会组织提供服务保障。三是营造良好氛围。虽然,我区已初步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的社会管理新格局,然而社会共治新理念未深入人心,一些政府部门未意识到自身在提供公共服务的局限性,没有认识到社会组织在参与社会治理方面的优势。社会公众对政府依赖心理依然根深蒂固,对政府之外的其他主体参与社会管理和社会服务缺乏基本的认同和信任。为此,要主动广泛开展面向各种对象、采取多种形式的宣传教育活动,建构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公民意识、志愿精神和互助品质,营造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良好氛围。

2.规范发展,推动社区社会组织“动”起来。一是深化党建引领。党建引领,才能确保政治方向不偏,作用发挥更好。因此,要进一步加强对社区社会组织的党建工作管理,按照“应建尽建”的原则,加大党组织组建力度,实现党的组织和工作有效覆盖。要更好地采取“党建+社会组织”模式,充分发挥党组织的统领作用,引领社区社会组织聚焦社会治理领域,带领社区社会组织深入基层一线,开展以社会治理为主要内容的各种活动,始终确保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正确政治方向。二是强化规范监管。社区社会组织随着数量、规模的扩大,也暴露出自身的局限性。为此,要完善监管、评价、退出机制,逐步建立政府监管、独立的第三方评估、媒体与民众监督和社会组织自律一整套制度规范,强化事前、事中、事后监管,确保社会组织始终在制度框架内规范运行是优化考核激励。要建立健全整体考核、等级评定、评先评优考核激励机制,通过活跃度、规范化、覆盖率、影响力四个维度对社区社会组织即时排位,每年对参与社会管理、志愿服务、综合治理等方面工作成绩突出的社会组织进行表彰。对未参与社会治理工作的社会组织,在评优评先、等级评定、项目申报、资金补助、政府购买服务等方面予以限制,有效促进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3.引导支持,促动社区社会组织“活”起来。社区社会组织以怎样的方式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如何更好地发挥作用是关键所在。各级各部门要结合自身职责,立足实际、引导支持、有序推动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形式更丰富,成效更明显。一是提供社区服务。支持社区社会组织承接社区公共服务项目,推动家庭、健康、养老、育幼等领域多种形式的生活服务。要鼓励社区社会组织为社区内困难群体提供生活照料、文体娱乐、医疗保健等志愿服务。要支持社会工作服务机构面向社区提供心理疏导、人文关怀等心理健康专业服务。要引导农村社区社会组织发扬邻里互助的传统,开展以生产互助、养老互助、救助互助为主的活动,增强农村居民自我服务能力。二是扩大居民参与。要广泛动员社区居民利用社区社会组织平台,参与社区公共事务和公益事业,依法开展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监督等活动。要倡导社会组织养成协商意识、掌握协商方法、提高协商能力,协商解决涉及城乡社区公共利益的重大事项、关乎居民切身利益的实际问题和矛盾纠纷。要鼓励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制定自治章程、居民公约和村规民约,拓展流动人口有序参与居住地社区治理渠道,促进流动人口社区融入。三是弘扬文明新风。要丰富群众性文化活动,提升社区居民生活品质。要指导社区社会组织在组织开展社区居民文体活动中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移风易俗,弘扬时代新风。要鼓励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社区楷模、文明家庭等各种社区创建活动,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维护公序良俗,形成向上向善、孝老爱亲、与邻为善、守望互助的良好社区氛围。三是促进社会和谐。要发挥社区社会组织在源头治理方面的积极作用,协助提升社区矛盾预防化解能力,支持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各类纠纷调解和信访化解。要指导社区社会组织参与群防群治,积极参加平安社区建设,助力社区治安和平安建设。四是拓宽服务途径。支持社区社会组织承接社区公共服务和基层政府委托事项,开展社区志愿服务。要建立社区社会组织与社区建设、社会工作联动机制,促进资源共享、优势互补,把社区社会组织建设成为增强社区自治和服务功能、吸纳社会工作人才的重要载体。要倡导社区社会组织结合自身特色,立足地方实际,多开展有特色、有亮点、有实效的服务,不断拓宽社区社会组织服务基层社会治理的途径。

4.加大扶持,驱动社区社会组织“强”起来。一是降低准入门槛。对在城乡社区开展为民服务、养老照护、公益慈善、促进和谐、文体娱乐和农村生产技术服务等活动的社区社会组织,采取降低准入门槛的办法,支持鼓励发展。对符合登记条件的社区社会组织,优化服务,加快审核办理程序,并简化登记程序。对达不到登记条件的社区社会组织,按照不同规模、业务范围、成员构成和服务对象,由街道办事处(乡镇政府)实施管理,加强分类指导和业务指导。二是搭建服务平台。要着眼提升社区社会组织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精准度和有效性,创新建立精准化对接平台、项目化运作平台、品牌化带动平台等“三大平台”,提升社区社会组织参与治理实效,以丰富优质的服务赢得群众满意。要解决群众与社区社会组织之间信息不对称、沟通不畅等导致的服务项目“供需不匹配”问题,定期举办信息对接会,现场提出需求和服务清单,进行精准对接。要依托高标准社区社会组织创业园和孵化基地,集中统一进行“项目化管理”,通过“公益创投”等的模式,对优质项目实行公开、规范、有效的跟踪管理。要有效发挥先进典型和优质项目的示范带动作用,定期组织观摩评比和“一社区一品牌”创建活动,培育服务品牌,打造示范社区(村)。三是强化要素保障。加大经费保障,进一步拓宽经费渠道,协调有关部门加大对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的资金支持,鼓励引导社会资金支持社区社会组织发展,推动建立多元化、制度化的资金保障机制。要鼓励有条件的地方设立社区发展基金会,为城乡社区治理募集资金,为其他社区社会组织提供资助。要鼓励有条件的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对社区社会组织开展的公益慈善类服务活动给予一定经费和服务场地支持。要建立健全政府购买服务制度,提出和公开社区社会组织承接的服务清单,并逐步扩大购买服务的范围和规模,支持社区社会组织承接相关服务项目。要参照宁波鄞州区、诸暨市等先进县(市、区)做法,适时推进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建设,改变区级社会组织服务中心场地狭小的现状,更好地推进社区社会组织的孵化、培育和发展。要依托街道(乡镇)社区服务中心、城乡社区服务站等设施,建立社区社会组织综合服务平台,鼓励将闲置的宾馆、办公用房、福利设施等国有或集体所有资产,通过无偿使用等优惠方式提供给社区社会组织开展公益活动。四是促进能力提升。要加强社区社会组织人才培养,通过强化业务培训、引导参加相关职业资格考试等措施,着力培养一批热心社区事务、熟悉社会组织运作、具备专业服务能力的社区社会组织负责人和业务骨干。要推动建立专业社会工作者与社区社会组织联系协作机制,发挥专业支撑作用,提升社区社会组织服务水平。要强化社区社会组织项目开发能力,通过开展社区服务项目交流会、公益创投大赛等方式,指导社区社会组织树立项目意识,提升需求发现、项目设计、项目运作水平。要推进社区社会组织品牌建设,引导优秀社区社会组织完善自身发展规划和品牌塑造,加强公益活动宣传,提高品牌辨识度和社会知晓度。要指导社区社会组织规范资金使用和活动开展,强化决策公开和运作透明,不断提升服务绩效和社会公信力。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